江谦

静心。一切安好。

【一个脑洞】【周叶】冰刃【片段

*背景设定见骸骨之城

No.1  

  “这是吸血鬼枪,你先拿着防身。”一把造型奇特的手枪被塞到了周泽楷的手里。

  “谢谢...”

  “小周?走啊,怎么了?”江波涛在不远处好奇的看着他。周泽楷偏头看向左侧,已经没有了那个自称叶修的男人的身影了。“哦...就来。”他快速几步赶了上去。

  叶修双手插在口袋中站在原地,有些好笑的看着两人远去,随即点了根烟也转身离开。

No.2

   周泽楷在家中对着那把吸血鬼枪发呆。怎么办?要不要把自己这几天遇见的都告诉江波涛?没人会相信的吧...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想起。“喂...?”“小周?今天是孙翔生日,在KTV订了一个包厢,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一起来玩啊。”“好...”周泽楷把吸血鬼枪放进了抽屉里拿着手机下了楼。

  包厢里大家玩得都很开心,杜明和孙翔互相抹了一脸的奶油,吕泊远和江波涛怂恿着周泽楷,为他点了一首歌。周泽楷没办法,拿起麦克风跟着旋律唱着,叶修就这样走了过来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了周泽楷投向大屏幕的视线。

  叶修再次出现,一种复杂的感觉充斥在周泽楷的胸腔中,他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却哽在喉中发不出声。他看到叶修的食指抵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向门外走去。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周泽楷才缓过神来,“小周你怎么了?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周泽楷这才发现全包厢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没什么...我出去一下。”他摇了摇头,起身走了出去。“诶小...”“别管他啦,我们继续继续,他一会就回来了。”说话间,江波涛的嘴里被塞入一勺奶油,,杜明端着一小盘蛋糕笑嘻嘻地看着他。

  周泽楷跟在叶修后面,一转弯却不见了他的身影。周泽楷转回身向后看,身旁一间包厢的门突然打开,周泽楷被拽了进去。稳住身形后抬头看,是叶修。

  明明有很多的想要问面前这个人,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们为什么...看不见你?”

  “普通人是看不见影子猎人的,除了长期接触符文受了影响。”叶修说着脱下了外套,解开衬衫上的两颗衣扣,卷起袖子。周泽楷看见了他胳膊及胸膛上布满了青黑色的奇怪字符。“那我...”“你是半天使。”“半...天使?”周泽楷愣了愣,还是没能消化这句话中所包含的信息。叶修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对,小时候你父亲带你去见过一个术士,施法阻塞了记忆,你父亲曾是最优秀的影子猎人。现在地下生物都在寻找并追杀你,它们想消灭所有的影子猎人。”叶修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不过放心,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剩下的烟被随意弹到地上,碾灭。

  “没有多少时间了,跟我来。”两人离开了KTV,骑上摩托车离开。

No.3

  “小周怎么还没回来?”江波涛走到门口探看一阵,还是没有发现周泽楷的身影。“给他打个电话吧。”“嗯。”当江波涛伸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时却发现周泽楷的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一边。

  “来这个小商店...做什么?”摩托车停在街角。“不,只是你没看清而已。”叶修抬头望着商店上的高楼。周泽楷疑惑的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发现高楼的形态正在慢慢转变。叶修推开了面前拿到有些生锈的铁门,两人穿过一片长着些许杂草的空地进了一座外观类似教堂的建筑物。周泽楷回头看了眼空地中央那座巨大的铁制天使塑像。叶修关上门并仔细锁好。

  “这里是研究所,我们影子猎人绝对安全的庇护所...”

  “叶修叶修!你回来啦!快快快把衣服解开,新的符文实验成功了。”周泽楷看见一个身高与叶修相仿的男子一边叫嚷着一边迅速的下楼来,身上有着与叶修类似的各类青黑色符文。“知道了。”叶修解开衣领侧靠在墙壁上,露出脖颈。“你快点。”说着抽出根烟咬在嘴中点燃。

  周泽楷看着那名男子拿着一只很细的金属杆,一道蓝色的光束从端部射出,光束在叶修脖颈处的皮肤上划过,皮肤被灼烂,周泽楷仿佛闻到了空气中的焦糊味。揪心的看着叶修,对方只是眉间微皱,没有一丝表情。男子拿着那只金属笔按一定的图案顺序一遍一遍地划过。大厅里寂静得似乎能听见心跳声。约莫过了十几分钟,男子终于停止了动作。“好了,记得三天别沾水,符文作废了重印可别怪我没醒你。”男子小心翼翼地给叶修系好了衣领方才转过头来看着周泽楷皱着眉。“叶修你又带了什么人回来,这里可不是收容所。”

  “周泽楷,就是冯宪君让我找的那个天使。”烟蒂已被咬成两截的烟掉在地上,“黄少天你印符敢不敢利索点,想疼死哥?”“靠叶修你再敢再在研究所里抽烟信不信我把烟点了插你鼻孔里?!!”周泽楷从两人的对话中得知为叶修印符的这名男子名为黄少天。“那个...对就你,周...那啥...跟我来!”黄少天一挥手便转身向楼上走去,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叶修,对方却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往大厅的沙发上一趟闭上了眼。

  “那个,周...”

  “周泽楷。”

  “哦哦周泽楷,你现在去洗个澡,一会我把衣服放门外台子上,你穿好后来这个房间找我。”黄少天抬手指了指左手边的一扇门。

  “嗯谢谢。”

  “不谢不谢”,黄少天突然眯起眸子凑近,“记住别拖后腿,如果你的存在威胁到叶修的安全,我会用冰雨亲自了结你。我不介意弑神。”说话时他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周泽楷愣住了,黄少天却像没事人一样阳光的笑笑拍了拍他的肩,“快去吧,别让我久等。”

  周泽楷站在淋浴下闭着眼清理头上的泡沫默默思考着。自己...是个包袱?这些天发生的事究竟该不该去相信?心情突然变得沉重。

  周泽楷穿好了衣服顶着头略湿的头发去找黄少天,却未发现身后人的存在,颈后被猛地一击,瞬间失去了意识。

 

No.4

  当周泽楷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上身赤裸着躺在床上,叶修坐在床边正拿着本书在看。周泽楷起身下床,看着对面墙壁上镜子中的自己。心脏前的胸口、腰间及肩头都被纹上了奇怪的青黑色字符,创口还在作痛。

  “怕你受不住疼,就干脆先打昏你了。”叶修笑得一脸毫无歉意,“这本书和印笔给你,你身上的三个符文是最基本防身的。自己看书,需要什么再往身上纹,记住印符过程中不能中断,否则符文作废,符印也不会生成,那可是要吃不少苦头呢啧啧啧。”“嗯,谢谢。”

  “把衣服穿上,别着凉。”叶修又递过来一套全黑的衣服,衣服外套和裤子上都有许多铁制的圆环,裤袋和高筒靴上也有很多插销。叶修看出来周泽楷的疑惑,“这是挂武器用的,长刀可以背挂在背后,短刀、匕首和鞭子可以放在腰间和靴筒那里,一会你去冯宪君那里挑几样顺手的武器,以后跟我们出门记得带着防身。”“明白了。”周泽楷周泽楷穿好衣服后再次向叶修表示感谢。“对了,小周以后你就住这间屋子,我住你右手第二间,第一间是黄少天,有什么问题可随时来找我们。”叶修指着那三间屋子。

  “那个...我朋友...”

  “哦对!怎么把这事忘了。”叶修一拍脑门,“走,去找黄少天。”

  叶修带着周泽楷来到黄少天房门前敲了几下门,“诶谁敲门啊,稍等一下我一会就好!”黄少天语速略快的话语从房内传来。“啧,麻烦死了。”叶修后退了几步,上前抬脚踹开了黄少天的方面。周泽楷分明在房门被踢开那一刻看到了黄少天的手大幅度的抖了一下。半裸着的上身上本发着蓝光的符文突然都暗了下去。

  “靠!叶修老子今天非宰了你!我他妈不弄死你我都不叫黄!少!天!叶修你他妈自己说这都是第几次了!”黄少天先是楞了一下随即丢下印笔叫喊着扑了过来把叶修死死按在墙上。“都说了让你等一下,你再等几分钟会死是不是!”黄少天举着那只带有印笔留下的一条不规则灼痕的手臂,“知不知道我又要重新印!下次一定把符文印你舌头上疼死你啊!”

  “行了少天,别整天像个神经病一样到处叫,小周要和他朋友联系,把你手机拿来。”“靠叶修,我就知道你他妈偏心周泽楷,不就是长得好点,他能帮到你么?!”黄少天从裤带中掏出手机狠狠砸到叶修怀里,一脸不满的瞪着他。叶修转手把手机递给周泽楷,“他现在只是被阻塞了记忆,过几天我就带他去找贝恩,到时候他不会比你差。”“行叶修,今天这笔账我再记着,等有空和你一并算了!”

  两人争执期间,周泽楷已和江波涛通了电话并报了平安。“谢谢前辈。”周泽楷毕恭毕敬的把手机还给黄少天。“行,你没什么事我和小周就先回去休息了。”“赶紧滚滚滚啊,再也不想见到你!”黄少天把两人推出门外,砰的一声带上了门。

  “你报过平安了,我就先去休息了,小周也早睡啊。”

  “嗯,前辈晚安。”周泽楷目送叶修进了门,也回了自己房间。

  “如果你的存在威胁到叶修的安全,我会用冰雨亲自了结你。我不介意弑神。”周泽楷闭眼躺在床上,黄少天的话仍清晰地印在脑海中。该信自己么?

  一夜难眠。

No.5

  “十二点了,贝恩的派对开始了。走吧,去找他。”

  “贝恩?”

  “那个阻塞你记忆的人”

  “好。”

  “哦呀又有客人来了呢。”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周遭音乐嘈杂,不是有跳舞的地下生物撞到周泽楷,烟雾缭绕。周泽楷不喜欢这种氛围。“我一点也不欢迎你来。”术士在两人面前站定,声音忽然有些严肃。

  “我...”“知道了,我就是带小周来找你,从现在我不再向里进一步,行了?”

  叶修的表情难得正经。“你跟我来。”尖而长的黑色指甲在周泽楷额头轻点一下,见了血。“去吧,我就在这等你。”叶修随意的往墙边一靠,抽出只烟咬住点燃。

  “坐。”黑袍术士带周泽楷进了间屋子,桌上摆满了各种造型奇怪的瓶瓶罐罐,手向着一张板凳随意一指。“你要恢复记忆?”黑袍术士拿来一只装着红色液体的试管。“小时候你父亲带你来找我,让我封住你的记忆。后来他每年都带你来,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护你。”术士将试管递过来,示意周泽楷喝下。“邪灵可伪装成任何一个人的形态,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寻找你们并设法消灭你们影子猎手。你现在是他们的重点寻找对象,因为你的父亲。”黑袍术士顿了顿,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本书翻着。“刚才你喝的药剂对你有好处。记忆不可能帮你恢复,我答应过你父亲。记住这个符文。”术士将书本竖起递到周泽楷面前,上面印着一个周泽楷没见过的符文。

  “那我父亲...”

  “放心,他永远都是最优秀的。”

  “他,会被追杀么...”

  “那也得邪灵找得到他再说。”

  “少天遇上麻烦了,小周跟我走!快!”

  “谢谢。”周泽楷身体反应得比头脑更迅速,对术士的话音未落便已经跟着叶修跑了出去。

No.6

  周泽楷跟着叶修刚跑出了门就看见一幢大厦后一团显眼的蓝色光团。横向扩散的蓝光无法被完全遮挡住。“那是少天的冰雨。”叶修边跑边向周泽楷解释到,“拿好了。记住,面对地下生物。不是它死,就是你亡。”叶修从背部的铁环上抽出一柄刀刃弯曲如蛇的长刃向周泽楷丢掷过去。未来得及反应周泽楷却已经伸手接住了长刀。“呵,身手不错。”

  说话间叶修好周泽楷已经来到路的转角处,是一条夹在两幢高楼间的小巷。前方聚集着一堆吸血鬼和狼人。黄少天则被包围在中央。冰雨的刃光钻过各个缝隙传出了包围圈。

  “小周,要上了。”叶修已经冲进了那群地下生物中。“叶修!”周泽楷听见黄少天的声音。霎时亮眼的白光透着丝丝淡蓝映入周泽楷的眼中。周泽楷没有多犹豫,握紧了手中的刀刃便冲了上去,向外圈吸血鬼身上狠狠劈去。

  黎明前的暗处。非你死,即我亡。

No.7

  周泽楷厮杀进了圈中。已经...能看见前辈了...叶修和黄少天的身上都挂着不同程度的伤,是被狼人的尖爪所伤。三人共同面对着面前的敌人,叶修却总是挡在周泽楷身前。越来越靠近墙壁,无路可退。周泽楷看着身前男人的背影,身子有些瘦弱。握紧手中的刀想要保护他,却一直被人死死护在身后,周泽楷的心情异常复杂。

   就是这么愣神的几秒钟,冰雨的蓝色剑光映入周泽楷眼中,剑尖向自己所处方向刺来,剑刃却是擦过颈侧狠狠地戳穿了自己身后狼人的头颅。“我说过,你拖后腿我就会杀了你。”黄少天气息有些不稳,周泽楷见他胳膊上已血肉模糊。周泽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迅速从口袋中掏出印笔,摊开左手掌在上面刻着术士给自己看的那个符文。咬紧了牙关,第一次清醒着经历印符带来的痛楚,血肉焦糊的气息争先恐后地钻入周泽楷的鼻腔。

  “周泽楷你他妈快一点!”黄少天护在周泽楷身边,不让地下生物靠近打断周泽楷的印符。

  手心中的符文散发出殷红的光,周泽楷的左手被符文带动不自主的浮起,“小周!快啊!”巨大的符文悬在半空中,红光迅速的卷地散开,带起阵风,三人有些睁不开眼。瞬间地下生物都被定住了,却隐隐摇晃着。

  “这符文书上没有,好样的小周。快!带少天上平台!”叶修拿过黄少天的冰雨插进后背的铁销内,把周泽楷和黄少天推向那架依墙建起的铁梯。自己则握紧了手中的银刃,死死盯着那些隐摇欲动的地下生物。天际已开始泛白。

  确定周泽楷已经带着黄少天到达平台后,叶修抽出几把匕首甩出插入离自己最近的狼人心脏处。匕首没入瞬间,狼人化为了黑色粉末消失了。叶修也顺着铁梯向上爬。

  看见叶修的半身出现在视线里,周泽楷赶紧到平台便伸手去拉叶修。“没事,我...”一只苍白的手突然从平台下的边缘伸了上来,抓住了叶修的脚踝向下拽。三人几乎同时听见了平台之下传来的嘈杂声。周泽楷紧紧地抓住叶修的右手向后想要把叶修留在平台上,叶修迅速抽出一柄匕首刺在那只手上划拉着,血肉模糊的手却还在用力的抓着叶修的脚踝。

  叶修背手抽出银刃准备斩下那只手,黎明的第一束光带着倾角斜射向地球表面,阳光铺满了平台,叶修手中的银刃反射出一道刺目的光。伴着一声惨叫,那只手化为灰烬。

  叶修重心不稳的压着周泽楷倒向平台,周泽楷只觉得后背撞得生疼,胸口闷得说不出话。一两滴泪顺着眼角滑下,他清楚地看见叶修脸上延至耳后的血痕。

  支起身子,叶修眯眼看着天边,低头对周泽楷笑笑。

  “结束了,天亮了。”

  “嗯...”

  视线掠过叶修的肩头,周泽楷分明看见了一匹灰狼,跃过上空。

评论
热度 ( 21 )

© 江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