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野封荒

静心。一切安好。

    我的理想一直都是洒脱且自立自强,无所依靠。但是我过于敏感,思绪时常肆意发散,理性多数压不过过剩的感性,很惭愧。那么我应该是对自己感到抱歉,还是对所有发觉我‘异样’的人表达歉意呢?这也不是十分浓重的忧伤,并不至于将我吞入深渊。我恍若站在游泳池的深水区,踮起脚尖,仰面看着模糊的天花板,耳畔的水淹没半脸,仅此而已。

评论 ( 1 )
热度 ( 1 )

© 西野封荒 | Powered by LOFTER